月半

大王粉。之后瑟莱Only党。严重洁癖。

喜欢一个人

总以为忘记了放下了结果一个细小的气味一个模糊的声音都会心跳不已每一丝快乐都是伤

文字角落:






一天晚上饿得不行,溜到外头吃夜宵。小饭馆,干净整洁,除了我和老板,只有一个女孩坐着吃面。
随便点了个河粉,选张桌子坐下。
看了会儿手机,实在无聊,在饭馆里来回巡睃,扫了女孩一眼,发现她一边吃一边抹泪。
我操不是吧,这饭馆这么难吃?
河粉上来,小心翼翼尝一口,还行啊。神经病,深更半夜哭个屁。
再看女孩一眼,女孩也抬起头,正对上我的视线。
你看什么看!女孩拍桌子。
……你哭什么哭!我也只好拍桌子。
我失恋了不行啊!女孩和我对吼。
我马上端着河粉换到她对面。失恋了?快讲讲。我说。憋在心里会得肺气肿的。真的,我有个朋友就是这么死的,那个惨啊……
女孩愣住,然后冷哼一声。我可以和别人说。
老板,这桌加一份糖醋排骨!我抬手喊。
女孩迅速擦擦眼泪。其实没什么好讲的,她说。快结婚的男朋友,他劈腿了,和他公司的女同事。
哦,我说。
真无聊,劈腿都这么没新意。
你想不想听个故事?我问女孩。
女孩略一犹豫,点点头。
糖醋排骨你付钱。我又说。
女孩多犹豫了一会儿。
好吧。她又点点头。



赵赵是我的大学同学,朋友,女性。200X年,她喜欢上了别的系的一个男孩。

好无聊的开头。女孩说。
闭嘴,不然河粉你也付钱。我说。
女孩立刻正襟危坐。

男孩号称玩儿音乐,自己有个小乐队,三个大老爷们穿紧身裤梳大背头,愣说自己是模仿披头士。为了表示对披头士的敬意,我拖着大宽去看过一回这帮人演出,回来耳朵好几天听不清话。两个人对话方式都变了,纯用喊的。
台上声嘶力竭,台下我和大宽捂着耳朵狂喊操你大爷,很想死。
唱歌这么难听也能组乐队?!大宽满眼的不可思议。
为了表示抗议,他也组了乐队,就他和锤子两个人。锤子指头长,负责弹吉他,大宽自己担任主唱。本来打算拉上我,我怕丢人,没敢去。
据说乐队组成的第一天,锤子摸着手里的乐器说,啊,这就是吉他啊……
大宽很尴尬,但大宽拍着胸脯说没事儿,虽然他自己唱歌也不好听,但是比那三个假披头士强多了。
接下来他们俩在学校自费演出三场。
听众只有两个人,我,看场子的大爷,还有一条不知道哪儿跑来的流浪狗。
大宽找到系学生会主席。你们最近有没有什么活动?我们给你们表演,不要钱。
主席很激动,说,滚。

大宽死活想不明白。
其实没什么想不明白的。
嗯,他唱歌是比假披头士强一些,但是人丑,有什么办法。

假披头士是真的帅,个高,一张脸有棱有角,气死大宽。
赵赵也是真的喜欢他,打印了十几张假披头士演出的照片贴在床头。
但是赵赵太普通了,成绩一般,长相一般,身材一般,扔在假披头士的女粉丝堆里,十年都找不着。大学盛产妖孽,水灵灵的小姑娘老早就知道露胸露大腿,相比之下,赵赵段位太低。
赵赵不以为意,天天跟着一群女粉丝东奔西跑。假披头士在学校附近的酒吧演唱,她也去听,点贵得混蛋的酒,不喝,留在桌上。
赵赵酒精过敏。她天真地以为,她多在酒吧花一些钱,假披头士就能多拿一些提成。
她不知道假披头士是花钱租酒吧的场地,她不知道假披头士的歌出了学校根本没有人放在眼里,就好像她不知道真披头士是四个人、从没梳过大背头。
她也听不出假披头士唱歌好不好,她只是喜欢他,没有理由地喜欢他。
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赵赵问我。
靠,我怎么知道。她问我的时候,我只喜欢胸。



后来赵赵有了一次和假披头士独处的机会。
假披头士还是在酒吧唱歌,和所有人说毕业就出道,发专辑,将来要颠覆整个音乐圈。
唱到最后,歌手和听众都喝高了,只有赵赵双眼明亮,盯着假披头士看。假披头士背对着她,和几个姑娘吹牛逼,说已经有好几个唱片公司联系他,太多了,他都懒得选。
中间假披头士出去上厕所,摇摇晃晃,赵赵有些担心,就跟在后头。
她听到假披头士在厕所里哭。
赵赵悄悄开门进去。假披头士靠在洗手池上,醉得一塌糊涂,一边哭一边嘟嘟囔囔说着什么。赵赵一句也没听清,只是下意识地觉得,应该和音乐有关。直到假披头士忽然扯起嗓子喊,我已经很努力了,为什么你就是不喜欢我?!
赵赵皱了一下眉头,但什么都没说,只是走过去把假披头士扶起来。
酒吧里已经醉倒了一片。赵赵一个人半拖半抱,带着假披头士出门,打车,离开酒吧。
学校有门禁,过了半夜十二点回校要通报批评。赵赵没有回学校,让出租车直接开去了宾馆。
那一晚上什么都没发生。
或者说,只发生了一些无聊的事儿。假披头士吐了三回,挣扎着喝了一次水,睡梦中念叨着另一个女孩的名字。
赵赵一夜没睡,收拾假披头士吐的一地狼藉,端着热水在一边候着,悄悄摸了一次假披头士的手,面红耳热。
假披头士嘴里念着别的女孩,赵赵默默地坐在一边听。
第二天快中午假披头士才醒过来,看到赵赵,第一句话是,你是谁?

他不认识她。她不在乎。
至少他现在认识了。赵赵和我们吃饭,很开心地对我们说。
我们只是惋惜,孤男寡女,多好的一个机会啊,浪费了。
假披头士明确表示不喜欢赵赵,但也不反对和赵赵做普通朋友。有了那一晚上,两个人一下熟悉起来,赵赵拿到了假披头士的手机号,经常给他发短信。
赵赵继续很开心。因为在床头贴假披头士的照片,同宿舍的女生都觉得她有毛病,赵赵就在QQ上找我说话,话题全和假披头士有关。后来我设置了自动回复,想起来才看一眼。

你知道吗?他喜欢黑色。第一天,赵赵说。
哦。
他喜欢吃椒麻鸡。第二天,赵赵说。
哦。
他喜欢Marilyn Manson的歌。第三天,赵赵说。
哦。操,这是谁?我心想。
他谈恋爱了。第四天,赵赵说。
哦。嗯?我心里一惊。

假披头士确实谈了恋爱,和那个他追了很久的女孩。他们系期末联欢,假披头士歌唱到一半,拉女孩上来,抱着说,这是我女朋友,这首歌是给她写的。
一群人尖叫,欢呼。赵赵也跟着尖叫,欢呼,唯一的区别是脸上挂着泪。
她还是每次去听假披头士唱歌,点最贵的酒,一口不喝。
算了,赵赵。我说。人家都有女朋友了。
有女朋友我就不能喜欢他了吗?赵赵反问我。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了半年,假披头士失恋。原来那个女孩只是空窗期,四周一看只有假披头士还在追她,她又正好需要一个新的饭票,所以才答应了假披头士。
赵赵很伤心。
她根本不喜欢他,为什么要欺骗他的感情呢?赵赵自言自语。
自言自语是因为,我很长时间不登QQ。临近毕业,大家都忙着考研出国找工作,我在一家电视台实习,没钱拿、不转正,每天在路上四个小时,累成狗。
我不知道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总之再见到赵赵的时候,她正经过宿舍楼后面的一条小路,挽着假披头士的胳膊,双眼明亮。
我打开QQ,一百多条留言。基本上都来自赵赵。

今天我给他打电话啦,他说我是唯一一个问他过得好不好的。又难过又开心。两个月前,赵赵说。
他约我去喝酒哦。就我们两个。好紧张啊,不知道穿什么。五个星期前,赵赵说。
他说觉得可以和我无话不谈,你觉得他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四个星期前,赵赵说。
他问我是不是还喜欢他,什么意思呀?你快告诉我他是什么意思呀?三个星期前,赵赵说。
最后一条留言是两个星期前。
我们……在一起了。赵赵说。

恭喜。我在QQ上回复。
过了一分钟,赵赵蹦出来。你怎么才回复我!她打字。忙什么去了?
逃债。我随手打。
赵赵没理我。我继续打字:梦想实现了,开心么?
赵赵回复:开心,就是觉得有点儿空落落的,不真实。
靠,毛病。
谈恋爱都是这样吗?赵赵问我。
……我怎么知道,像我这么纯洁如白纸的人。

赵赵就这样成了假披头士的女朋友。
假披头士说不想让别人说闲话,所以没有公开。他在台上唱歌,赵赵在台下听,一首歌唱完,赵赵跑到后台给假披头士送水。周围人问这是谁?假披头士随口说这是我表妹,刚来北京。
赵赵笑笑,不说什么。假披头士要租酒吧的场地,赵赵替他跑,和别人磨破嘴皮子压价,自己付一半,回去告诉假披头士便宜了很多。假披头士嗯一声,说,操,这么贵。
假披头士要在校外租房子。赵赵帮他找好,交押一付三的房租,花掉了所有的钱。没和任何人说,自己熬过了接下来的一个月。还一本正经告诉我,吃馒头的时候喝热水,比喝凉水顶饱。
她还是住宿舍,因为假披头士要在出租屋里排练,经常搞得一地狼藉。赵赵每天去一趟,打扫卫生,有时候假披头士在睡觉,就悄悄给他做好一顿饭。
房租多少?我给你。假披头士说。
不用啦,我还有钱呢。赵赵说。
他那么辛苦,我要多帮帮他。赵赵和我说。
当然还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假披头士有一把旧吉他,有一天忽然神神秘秘地叫赵赵去出租屋,然后给赵赵唱了一首歌,说是写给赵赵的。
有次演出结束,赵赵在酒吧二层露台上收拾乐器。假披头士喝多了,晃悠着过来,一把抱住赵赵,说让我好好看看我喜欢的人。
对赵赵来说,这是莫大的幸福。
你说他喜欢我什么呢?赵赵在QQ上问我。
靠,我怎么知道。不是你说“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的么?



说到这儿,停顿一下。
完了?对面的女孩问我。没什么意思嘛。
等我吃口饭。我说,一回头吓了一跳。饭馆老板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我旁边的桌子上,聚精会神地看着我。
你……我愣了。
你讲你的你讲你的。老板说。快,正听得高兴呢。
我瞥他一眼。
糖醋排骨不要钱。老板急忙说。
河粉也不要!老板补充。
我心满意足地点点头。



毕业后,我在一家小公司工作,仍旧天天累成狗。
很少和赵赵联系,只知道她找了家不错的单位,还和假披头士住在了一起。假披头士没找工作,一心要做摇滚歌手出道,接触了几家唱片公司,没有成功。
后来又听人说,假披头士为了生计,抱着旧吉他在酒吧驻唱,钱不多。两个人吃穿用度主要靠赵赵的工资。
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点最贵的酒,一口不喝。
偶尔在QQ上给赵赵留言,问她过得怎么样。赵赵很快就回复:很开心呀。
好吧,开心就好。

很快一年过去。那段时间,我和大宽为了锤子的事儿焦头烂额,都觉得肝火旺盛,也顾不上别人。结果有一天,在QQ上收到赵赵的留言。
我单身啦,你想不想追我?赵赵说。
我愣了几分钟。
电话打过去。赵赵的声音虚无缥缈。没什么。她说。吵架吵累了,就分了呗。
这时候我才知道,假披头士自从改行驻唱之后,脾气越来越差,经常喝醉了在家里大闹,摔东西、砸桌子,狂吼那些唱片公司屁都不懂,埋没人才。
赵赵不说话,把假披头士摔在地上的东西一样样摆好。
一切都会好的,都会好的。闹到最后,赵赵都会哭,抱着假披头士一遍一遍说。
但是一切并没有好。一切是个孙子,只会慢慢变坏。几个月后,一天,假披头士搂着一个女孩出现在赵赵面前,说,我们分手吧,我不喜欢你了。
女孩是酒吧的服务生。假披头士醉得稀烂,和女孩去了附近的酒店开房。他给女孩写了首歌,在酒吧唱,唱完把女孩拉上去,说这是我的女朋友。
赵赵仍然什么都没说。她默默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第二天,搬出了他们租的房子。
就这样?我问。
就这样。赵赵说。他喜欢过我,我也还喜欢他,但是……就这样吧。
你还喜欢他?我又问。
喜欢呀。赵赵轻描淡写。没有理由,就是喜欢。
我这样的人是不是很少见?她问我。
我没回答。
赵赵沉默了一会儿,又说,其实我有点儿伤心。
他从来没有给别人唱过写给我的那首歌,从来没有拉着我的手在别人面前说,这是我女朋友。赵赵深吸一口气。可是我梦到过。你知道吗?我梦到过。
我握着手机,忽然很想哭。

再过一年。赵赵重新租了房子,开始新的生活。她认识了同单位的一个男人,两人走到一起,第二年,他们订婚。那时已经不再流行QQ,赵赵用微信告诉我这个消息。
男方朴实,不抽烟不喝酒,一心一意地照顾赵赵。
都把我养胖了。赵赵在微信里说,加了个微笑的表情。
他们两个打算办一个小型的订婚典礼,叫我和大宽都参加。
我操,又要包红包?!大宽哀嚎。
赵赵说不用,但是我们要帮她参谋订婚仪式的流程。
赵赵说要在现场放一首歌。
她居然自己学了吉他,然后自己找了录音棚,把歌录下来。
这是他写给我的歌。赵赵说。我偷偷把乐谱记住了。我是不是很厉害?
厉害你大爷。
这样不太好吧?我旁敲侧击。
没什么不好的。赵赵说。我想用这种方式,和他告别。

赵赵的告别没有成功。
因为订婚典礼前两天,晚上,赵赵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里,假披头士泣不成声。他又失恋了,也不知道是第几任。我一个人了,赵赵。假披头士一边哭一边说,对不起,我一个人了。我怎么就一个人了?
你还喜欢我吗?假披头士问。

剩下的事情很简单。赵赵不辞而别,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儿。我们杀到假披头士之前唱歌的酒吧,发现酒吧早已倒闭。
订婚典礼取消,订婚的另一方在租好的大堂,喝光了两瓶红酒。
大宽试图安慰他。挺好的了,你想想,这要是结婚典礼……
对方很感动,说,滚。

我给赵赵打电话,不接。
你疯了。我用微信说。
过了半个小时,赵赵发来几段语音,有长有短。
我本来以为我可以忘了他。这是第一段。
但是听到他声音的那一下,我忽然就崩溃了。这是第二段。
我从来就没忘了他。我根本不可能忘了他。我知道,你们都觉得他不好。他不补贴家用,不好好工作,连我们谈恋爱都不想公开,可能他一直都不是很喜欢我。这是第三段。
可是我还喜欢他啊。第四段,赵赵哭了。
我还是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他不是单身了吗?他不是回头了吗?为什么我不能和他在一起?第五段。
真的,我喜欢他。你们再说他不好,我也喜欢他。赵赵哭着继续说。
喜欢一个人,真的需要理由吗?赵赵又问我。
妈的,我怎么知道,我还是喜欢胸。



之后,我再没有赵赵的消息。
她换了电话号码,QQ常年不在线,微信把我和大宽统统拉黑。甚至差一点也许就能和赵赵过一辈子的那个男人,也再没能联系上她。
我很不理解这一切,直到大宽说了一句话。
有个成语说这个的,叫什么来着?大宽拼命想。砸锅卖铁?
……你大爷的,叫破釜沉舟好吗?!

破釜沉舟,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只是想和他在一起,哪怕所有人都反对。
只是因为她喜欢他。
没有理由的喜欢。
也许,喜欢一个人,真的不需要理由吧。



故事讲完了。我说。
老板率先站起来,一边摇头一边叹气。操,什么破故事,连床戏都没有。他说。还不如看网文。早知道不免你的单。
你要是个作家,早晚饿死。老板扔下这么一句话,伸着懒腰走进后厨。
我对面的女孩坐着没动。
我飞快地吃完了河粉和糖醋排骨,起身准备走人。
这个故事是假的对么?女孩忽然问。
真假那么重要么?我反问。
管它真的假的,反正老子吃了一顿免费的夜宵。我好机智啊,哈哈。
我不信有这样的人。女孩说。如果我前男友回来找我,我一定不会理他的。
我假装没听到,推门而出。
谁知道呢。我心想。




文/烟波人长安

评论
热度(831)

© 月半 | Powered by LOFTER